火鳥小說網 > 女频言情 > 爹娘斷親我撿個美男種億點田姜晚歸傅景澈 > 第69章 后悔莫及

第69章 后悔莫及

姜晚珠氣得想要上前打姜晚歸,可是又不敢,只能換了路數。

她拉著陸明遠的胳膊晃著,整個人都貼到了陸明遠胳膊上:“明遠哥哥,你看六姐,說話總是這么難聽,昨日她把祖母都氣病了。”

陸明遠看得出來姜晚歸現在不想搭理他,但是他也看見姜晚歸更漂亮了,這次來,他就是要再看看這兩個姑娘哪個更適合做正妻,兩個他是都想要的,只是哪個大哪個小還沒想好,這個得自己觀察好,回去跟父親再商量決定。

他沒有繼續追姜晚歸,因為他還不至于那么上趕著地追一個女人,說起來不過都是要讓自己選擇的,之前換了一次婚約,再換一次也不是不行。

可是姜晚珠此時的心里亂了,她害怕了,她不是看不出來,陸明遠現在對姜晚歸也有意思,雖然自己有婚約在,但是這婚約本身就是換的,她不得不害怕。

她雙眼含淚地看著陸明遠,又道:“明遠哥哥,如果,如果你覺得虧欠六姐,咱們以后可以補償她,但是你不知道現在她多么的不近人情,她跟外人聯合起來坑自己家,爹娘都要被她氣死了,有些事我本是不想說的,但是我真的怕你被她騙了。”

聽到姜晚珠說姜晚歸坑自己家,陸明遠的眸色變了:“什么意思?她怎么坑自己家?”

馬氏站在門口對著兩人道:“進屋說,家丑不可外揚。”

陸明遠跟著姜晚珠一起回了客廳,坐下之后,馬氏嘆息了一聲:“哎,這六丫頭真的是家族敗類啊,跟馮家勾結在一起,想讓她親爹不能當里正,你說她這心多黑?”

陸明遠聽到這,手握緊拳頭,他們家是生意人家,最怕的就是吃里扒外,所以他這次也是下了決心,還是姜晚珠更適合自己正妻的位置。

至于姜晚歸,還得再看看,如果可以,他還是想要享齊人之美的。

姜晚歸不知道陸明遠想得這么美,當然,也不在意,因為他想什么都是空想,自己對他和陸家的報復就要開始了,等自己的繡莊開業,陸家的危機就開始了,不把他們家搞破產,那對不起自己前世的苦,這一次她倒是要看看,他們一對不要臉的狗男女,沒錢還怎么到處秀恩愛。

當然,陸明遠找到寶藏這條路必須給他斷掉,還有兩年,就算最后自己花錢雇人去找,也不會讓他如愿。

她回房間跟葛小秀繼續刺繡。

葛小秀還是有點不安:“晚歸,他們不能害你吧?”

姜晚歸道:“沒事,他們不是我對手。”因為現在她的武功進步的飛快,加上解毒丸,她現在確實不害怕他們下黑手。

葛小秀嘆了口氣:“你真的太不容易了,我家雖然窮,但是我沒這么多糟心的事。”

想到前世葛小秀被自己連累,讓姜晚珠陷害偷盜,她真的很愧疚,畢竟葛小秀雖然家里窮,但是父母給她的關愛不少,她本應該有個順遂的人生的。

她笑看著葛小秀:“你家以后不會一直窮的,放心吧。”

“晚歸,你說我這繡活,能賣上價格么?”

“當然,你學得這么快,又這么刻苦,一定會的。”

“這段時間,我用了你這么多的布料和線,這些都是錢啊,我真的希望快點能掙錢。”

“小秀,我不缺這些,我不用養著一家子餓狼之后,我真的有錢,你就安心的學,學好了,一個活就都掙回來了。”

“晚歸,你真好,這輩子跟你做姐妹,我死都值得了。”

姜晚歸的心里有些難受,前世她就是因為自己,間接地死了,她拉著葛小秀的手:“咱們都會好好的活下去。”

沒一會,外邊就有說話聲,是馬氏和姜晚珠出來送陸明遠的,姜楚禮也出來了,看來姜楚禮還是對姜晚珠最好的。

姜楚仁這人是最要面子的,所以誰來他也不出來,就等著手上的紗布拆了,再出來見人。

姜晚歸沒搭理他們,自己忙著呢,鋪子租了,下午要過去換鎖,然后丈量好店鋪內的尺寸,找人做貨架等。

這邊也得讓葛小秀勤加練習,等開業之后,她就能掙錢了,到時候還能帶動村里發展,幫著馮喜把里正的位置坐穩,讓姜萬峰沒有再奪走的可能。

臨近中午時候,葛小秀回家了,等葛小秀離開,姜晚歸也就換了衣服打算去鎮上,今天家里沒什么吃的,她也不在家吃飯,打算直接去鎮上吃。

結果剛出房門,就遇見了一個穿戴樸素的年輕男子,姜晚歸有點印象,是姜楚仁的朋友,不是本村的,應該就是要訂婚的那個。

大慶國的風俗,一般是過彩禮的那日,男方的親朋幫著把彩禮抬到女方家,女方家會擺兩桌酒席,在他們這也俗稱訂婚,因為過了彩禮,這兩家的事情基本也就不會再有變動了。

他們所處北方,一般的結婚都會選在冬天,一方面是農閑,一方面是宴席上的飯菜不容易壞掉,所以秋收之前,定親的不少,趁著不忙的季節定下婚事,秋收忙過之后,再準備婚事,不耽誤農活。

年輕男子見到姜晚歸問她:“姑娘,姜楚仁在家么?”

姜晚歸點頭,指了一下姜楚仁的房間:“那邊。”

年輕男子看著姜晚歸:“你是姜大哥的妹子吧?”

姜晚歸沒有回答,而是反問:“你要找姜楚仁的妹子有事?”

“是這樣的,我下個月訂婚,之前姜大哥答應讓她妹子給我繡幾塊料子,他說他妹子的繡活都是在鎮上繡莊擺著的,我這幾天沒見到他,想著過來看看繡怎么樣了。”那個年輕男子說完,打量著姜晚歸:“你應該就是幫我繡活的那個妹子吧?”

姜晚歸搖頭:“不是我,你去找姜楚仁吧,我還有事。”

說完,她直接離開了,本來是想要看熱鬧的,但是想想自己的鋪子才是大事,他這點熱鬧不看也罷,猜也知道,姜楚仁該丟臉了。

年輕男子見姜晚歸這么冷漠,還以為她只是姜家的客人,也就沒多問,直接去姜楚仁的房間了。

姜晚歸離開家,走得飛快,今天的事情不少,如果不是陸明遠來這一趟,她應該提前一個時辰就能去鎮上了。

葛小秀學得快,每天上午一個時辰的指導就差不多,剩下她回家練習就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