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鳥小說網 > 美文同人 > 宦海浮沉陳勃陸晗煙 > 第1560章 一絲不安

第1560章 一絲不安

    第1560章葉小雨看著謝禮銘,聽著他說的這些話,心里最后一絲愧疚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了。本來,陸晗煙派來的人在他的車上動手腳,葉小雨還是心存一絲不安的,可是現在看來,自己多余想這些,這就是個赤裸裸的人渣。他也說了,自己老子大概率要坐牢,當他弟弟求助他的時候,他能想到的不是怎么幫他,而是想著怎么把弟弟這個將來可能的雷盡快排除掉。他的理由是,自己掌管的這些錢,將來一定會被列入到追繳的范圍內,如果將來不能滿足謝禮霆的勒索,那么大概率會被謝禮霆舉報,到時候他們會更加的被動,還不如現在就把這些雷都排掉,他們一起生活,可以牢牢的控制著謝禮霆。葉小雨也可以利用謝禮霆對她的感情繼續控制他,這是謝禮銘的小伎倆,雖然很小,可是葉小雨聽的遍體生寒。曲桂林病了,就是一般的感冒。他請假一天,待在家里吃藥喝水,哪里都沒去。晚上,陳勃買了水果登門看望。“你是第一個來看我的,我的人緣咋樣,還可以吧?”曲桂林開門一看是陳勃,讓他進來,自嘲的問道。“真的假的?”“當然是真的,一個過氣的隨時都可能被替換掉的市長,沒有誰把我當回事的,再說了,我在市里說了也不算,坊間都說,我其實是個副市長,季嘉祥是市委書記兼市長,這話很有道理。”陳勃笑笑,對于這些事他不感興趣,他今天來,最主要的一點是想問問他,黃芯有消息了嗎?“有消息我還能不告訴你?”曲桂林皺眉說道。陳勃沒有因為這句埋怨的話而就此打住。“曲市長,我擔心,黃芯可能早就死了,按說謝文漢都到了這個時候了,真沒必要繼續扣著黃芯,黃芯的死活,對萬陽市商業銀行的調查起不到多大的阻撓作用了,最多就是遲滯一點時間,但是只要是上面鐵了心要調查,還有再遲滯的必要嗎?”陳勃皺眉問道。曲桂林聞言,坐直了身體,接著探身問道:“你來找我就是想知道黃芯和我到底有沒有聯系,是出去了還是在國內呢,對吧?”陳勃點點頭,說道:“我的意思是,如果黃芯沒有任何消息,假如她死了,那就可以讓公安部門放開了查,從黃芯進入省城,一點點的摳,我相信,一定有機會把她找出來,生要見人,死要見尸,如果這背后真是謝文漢的話,他不可能做的天衣無縫沒有一點線索,我聽說,上面有人要保他了,到時候,萬陽市商業銀行的問題解決不了,黃芯也找不到,我們就真的沒有任何線索了。”曲桂林倚在沙發上,皺眉問道:“這還能保?”“是,能保,老何的消息,謝文漢現在要把自己的全部資產都賣給一個叫溫元嘉的商人,據說這人是新來的省委副書記溫昭明的兒子,這一塊你比我懂,我猜想,接下來就是上級領導打招呼,萬陽市漢賣了資產堵一部分,上級解決一部分,剩下就是萬陽市財政解決一部分,最后這件事就是不了了之了,至于除了謝文漢的錢之外,其他的錢去哪解決,那就看后人的智慧了。”陳勃譏誚道。兩人談了四個小時,直到晚上十二點了,陳勃才從曲桂林家離開。他終于說服了曲桂林,那就是不要再糾結他和黃芯的關系問題,既然黃芯沒有任何的消息,最大的概率是死了,要不然,事情都這么緊急了,謝文漢還扣著一個黃芯有什么用呢?既然黃芯死了,就是把她找到,那也是不會說話的尸體,不會再把她和曲桂林的關系告訴任何人,所以,可以讓市局也參與進去,放開了查,一查到底,這或許是揭開謝文漢以及他頭上鍋蓋的最后的機會了。陳勃離開曲桂林家的時候,他約的另外一個人還在單位的辦公室里苦等,但是沒有給陳勃打電話催他,因為他相信陳勃是個辦事靠譜的人,沒有給自己消息,那就是還沒有談妥,一旦有了消息,不會讓自己在這里傻等的。沒錯,這個人就是市局局長彭輝海,還有一個人陪著他下棋,那就是馮天磊。當他接到陳勃的電話后,手里的圍棋棋子一松手,都撒在了棋盤上。馮天磊無奈的看看他,沒說話,只是不易察覺的撇了撇嘴,再有幾步,自己就可以贏下這盤棋了,這位彭局長又以這種方式耍賴。接完了電話,彭輝海站起來說道:“走吧,他定好了位置,請我們吃燒烤,看來心情不錯。”馮天磊開車,彭輝海坐在后排,車一出市局,彭輝海說話了,但是說的內容讓馮天磊有些意外。“市局有一個學習的機會,去省廳學習一年,你有沒有興趣?”彭輝海問道。馮天磊皺眉看了看后視鏡,說道:“不是我有沒有興趣,是局長你,還是陳勃需要我去嗎?”這話說的多好,我不在乎這個所謂的機會,你們如果覺得我需要去,那我就去,聽你們的安排。彭輝海笑笑,說道:“明白了,你小子不愿意去,那就算了吧,你接手刑警大隊吧,讓他去學習,另外,待會你好好聽陳勃說什么,你在市局沒什么根基,最要是借這個案子一戰成名,到時候你在市局也就站穩了。”馮天磊沒再說什么,因為他還不知道是什么案子,也不知道陳勃和彭輝海是怎么安排的,到底什么案子能讓自己一戰成名呢?剛剛在電話里聽著陳勃的聲音還可以,聽著好像心情不錯的樣子,可是這會看到陳勃的時候,彭輝海和馮天磊都覺得陳勃有心思,臉色也不好看。沒錯,陳勃剛剛接到了關初夏的電話,這才知道葉小雨跟著謝禮銘去了泰國,說是要去見謝禮霆,陳勃一下子就感覺到了頭大,去了泰國,不在新加坡,那里的一切都很容易出問題,再加上關初夏在電話里說的那些信息,陳勃感覺自己的胸口有一口氣,老是喘不上來,很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