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鳥小說網 > 女频言情 > 六零之東北來了個大美人林宜知齊巍山 > 第256章 吸血的螞蟥

第256章 吸血的螞蟥

齊巍山笑著點頭。

“就是有點晚了。”

畢竟冬天的東北就是個天然大冰箱,這冰箱買的多少有些多余。

林宜知笑著道:“不晚。”

有總比沒有的好。

他們新家的隔壁是一個姓石的師長,家里人口要比齊巍山家里多。

齊巍山一家剛搬過來,簡單地和隔壁打了個招呼便開始收拾東西。

他們之前的小家雖然滿打滿算也就住了三年多,但是家里的東西整整收拾了兩車。

搬到新家之后,林宜知和齊巍山帶著兩個孩子又收拾了兩天才把新家收拾得像模像樣。

收拾完新家后,林宜知和齊巍山找了一天時間請親朋好友來暖房。

這次來家里的人就不只是齊巍山的戰友,還有林宜知的朋友,就連嚴云紅和許宏均也來了。

還記得之前嚴云紅說要和許宏均在一起的時候林宜知并不是很看好。

但事實證明,兩人現在過得還不錯,嚴云紅更是已經有了五個月的身孕。

而且,一個女人過得幸不幸福是能夠看出來的。

嚴云紅看著就很幸福。

暖房結束,苗翠萍等人都回了家,嚴云紅和許宏均兩口子沒著急離開。

“哥,媽有給你寫信嗎?”

“沒有。”

自從他母親跟著嚴正陽回了老家之后,他母親就沒有聯系他,齊巍山也沒有聯系她。

齊巍山決定,以后每年除了固定的養老費,齊巍山不會再多余給自己母親一毛錢。

他也看出來了,即便自己再想著她,她都不會考慮自己,既然如此那就遠著點吧。

“她給我寫信了。”嚴云紅看了一眼旁邊的許宏均道:“正義結婚有了孩子,問我什么時候回去。”

嚴云紅想著自己之前差點被他們送去換親的事情,緩緩道:“我說我現在懷孕了,走不開。”

即便走得開,嚴云紅也不想回老家。

對她來說,那不是家鄉,更不是港灣,那是她的牢籠。

她怕自己回去之后就不會有上次那么幸運的飛出來,所以,除非她爹娘出大事,嚴云紅都不準備回去。

齊巍山點頭,“過好你們自己的日子就行。”

回去也是給家里的那幾個當血包。

“大哥回去之后在一家廠子里當司機,聽說是又娶了一個嫂子。”

嚴云紅在這里認識的人只有齊巍山和林宜知是知道嚴家的,所以她這一開口便打開了話匣子。

“這次娶的也是一個二婚帶娃的,只不過是帶了個閨女。媽在信里說,這個嫂子個性很強勢,她沒辦法,只好把大哥家的永福和狗娃子帶在身邊。”

嚴云紅說到狗娃子的時候還看了眼林宜知。

狗娃子是林曼瑩和嚴正陽的兒子,因為身體不好一直跟在她母親身邊。

本來嚴正陽剛回去找到工作的時候還把一部分錢給家里,后來和現在的嫂子結婚后,每個月只給白云兩塊錢的家用。

而這兩塊錢的家用包括了永福和狗娃子的吃喝。

至于為什么沒有嚴翠英的,是因為嚴翠英虛歲十五了,已經能干活自己養自己。

“新大嫂她還給翠英定了一門婚事,說是等她過了十六歲生日,先去男方那邊住著,等年齡到了再領證。”

嚴云紅在知道這件事情后,寫信回去勸過自己母親和大哥,只不過兩人沒一個領情的,不僅不領情,她的新大嫂還寫信給她陰陽怪氣了一頓。

也是從那封信之后,嚴云紅氣得再也沒有給家里寫過信。

明明自己對他們說的那些都是為了家里更好,但他們那反應就像是自己要害他們似的。

林宜知對齊巍山家里的事情一向是不管不問的態度,所以這次聽嚴云紅吐槽,她依舊沒有說話。

其實如果是以前的嚴云紅的話,壓根就不會管嚴家的事情,因為她知道嚴家的人沒有一個在乎她的想法。

現在之所以管了,可能是覺得自己現在的生活情況比嚴家好不少,應該在家里有點話語權了。

但讓她意外的是,嚴家的人依舊不把她這個小姑子放在眼里。

林宜知也能看出嚴云紅的一點想法。

小時候不被重視,長大有一定實力和資本了,就想做些什么引起家里的注意。

但,要是真的想維持住自己現有的幸福,還是不要去內耗自己去管別人的事情。

在林宜知眼中,除了自家的事情,一切都是別人的事情。

齊巍山也直接對嚴云紅道:“他們想怎么過就怎么過,你是嫌現在的日子過得太舒服,所以想讓嚴家的那群人來攪和嗎?”

嚴云紅臉頰一紅,“哥,我不是。”

“不是最好,好不容易過了幾天舒坦日子,別給自己找不自在。”

“當然,你要是非要想找,就當我沒說。”

許宏均在齊巍山說完后嘴角微微翹起,他今天來的目的之一就是想讓自己這個二舅哥好好勸勸嚴云紅。

在他眼里,嚴云紅老家的那些親戚一無是處,說他們一無是處都是好聽的,他們更像是一些隨時想吸嚴云紅血的螞蟥。

許宏均和嚴云紅剛結婚的時候還把錢交給嚴云紅保管,后來發現她偶爾會補貼嚴家之后,家里的經濟大權就直接被許宏均接手。

不過嚴云紅也有個優點,就是聽勸。

比如現在,他覺得齊巍山說完這些話,自己媳婦兒肯定會好好想想的,畢竟她最佩服的就是自己的二哥和二嫂。

“我知道了哥。”嚴云紅悶聲道:“我也覺得自己賤得慌。”

可不就是賤得慌嗎,上趕子被人嫌棄。

許宏均握住自己媳婦兒的手道:“別這么說,你只是太重感情了,而你家里的人也擅長利用這份感情拿捏你。”

嚴云紅抬頭看向許宏均,而許宏均看著嚴云紅的肚子道:“多想想肚子里的孩子,他比嚴家的那些人更需要你。”

“他說得沒錯,先把你自己的小家顧好再說。”

齊巍山看著情緒緩和的嚴云紅,又叮囑了一句道:“你嫂子也懷孕了,以后少拿這些糟心事兒來煩你嫂子,知道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