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鳥小說網 > 美文同人 > 誤入官途林水根于淑君 > 第305章 書記縣長搶項目

第305章 書記縣長搶項目

林水根豈能不知蔡初夏的心思?也就是嚇唬嚇唬她。

林水根心中早就有了盤算,撇開蔡初夏的歪心思先不談,她還真的很適合這個項目;一個大項目的主要負責人,要的不是專業,也不是事業心,而是性格脾氣和人品;自己辛辛苦苦創建的企業,絕對不能被反對自己的人掌控。

做企業不是最主要的,重要的是對自己的進步,有沒有幫助。

這個企業只要有蔡初夏這樣的人掌控,自己便大可放心;至于蔡初夏的那點小心思,自己小心應付就是了,問題不大。

“這就對了嘛,我知道你擔心的是錢的問題,你放心,你只要先搞到啟動資金,后續的發展資金,我幫你搞定!”

蔡初夏一聽,頓時放心:這樣說來,林水根是主動靠近自己,那自己還怕什么?若是林水根主動參與進來,就是項目搞砸了,自己都心甘情愿,反正天塌了有林水根頂著,自己跟在林水根后面就行了。

“林哥,這可是你說的啊,到時候,你可別不管我!不就是十個億嗎?現在信貸公司的存款余額多的很,貸給別人我還不放心,貸給我自己,我怕什么啊?”

林水根見蔡初夏同意了,這才拿著計劃書,找到了陳縣長,向她匯報。

陳縣長看完之后,很是贊賞:“水根,我就佩服你這點,不管什么事情,只要到了你手中,看似一步臭棋,你都能走出花樣來!我看,你這個項目,十有八九會被批準,我立馬去省城,去找于副省長匯報!”

陳縣長嘴上說,是去省城去找于副省長,其實,是先來到了市里,向顧市長做了匯報;她很清楚,自己所做的一切,都不能撇開顧市長,更不能瞞著顧市長;沒有了顧市長的支持,自己什么都不是。

陳縣長沒有猜錯,顧市長看完之后,很是振奮。

“太好了,淑紅,我正愁沒有新的利稅增長點,你這個項目靠譜,我親自去向于副省長匯報!”

陳淑紅一聽,心中暗喜:有顧市長出面,比自己更有分量,這個項目看來是十拿九穩地拿到補貼了;只要這個項目上馬,又是自己一個妥妥的政績;在顧市長的眼中,會加分不少。

“顧市長,那我回去等您的好消息了!”

陳淑紅回到梧桐縣,不過三天,王慶忠書記便在書記縣長,例行的碰頭會上,說出了新材料電池這個項目。

“陳縣長,你最近搞的那個新材料電池項目,很不錯,我接到市委林書記的指示,要全力推進這個項目,我看,是不是成立一個領導小組?我來擔任小組的組長?你擔任副組長,如何?”

陳淑紅一聽傻眼了:奶奶個腿的,這個項目是我提出來的,憑什么你做領導小組的組長?那我還有什么功勞?

“王書記,這就不必了吧?這個項目是我向于副省長,申請的項目補貼,也是于副省長示意我創建的;最主要的是,這是林水根的朋友,私人的企業,我們成立領導小組,豈不是多此一舉?”

陳淑紅直接否決了王慶忠的建議,王慶忠書記,卻絲毫不生氣。

這一次,他學乖了,不再傻乎乎的,直接跟陳淑紅對抗,更不會以上級的口氣,訓斥林水根;因為這一次,被市委林書記結結實實地訓斥了一頓。

不但如此,林書記也看到了王慶忠的不足,對他的工作方式,提出了嚴厲的批評,并告誡王慶忠,這不是在電老虎的電業局,是在政府工作;政府的工作比電業局要復雜一萬倍,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對待。

林書記還暗示王慶忠:你若是再處理不好這個項目,那只有挪挪屁股,換個地方了;王慶忠回到梧桐縣,還真得跟自己的秘書朱振博商議了半天。

朱振博見王書記跟自己商議,心中也是感慨萬分。

朱振博也希望王書記,能在梧桐縣大權獨攬,政績斐然,自己也能水漲船高;朱振博很明白,自己腦門上,已經貼上了王書記的標簽,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朱振博隨即向王書記建議:這件事必須搞定林水根才行。

王慶忠迫于各方面的壓力,還真的就痛定思痛,決定改變一下目前的處境,也就改了脾氣。

“呵呵,怎么是多此一舉?市委林書記說了,這一次,不光是拿到國家的資金支持和補貼,市里還要全方位地支持,你說,我作為縣委書記,怎么可能不管不問?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嘛?陳縣長何必拒人千里之外?”

陳淑紅一聽,王慶忠拿出市委林書記這個大帽子壓人,也不敢過于反對,隨即把皮球踢給了林水根。

“呵呵,既然是林書記指示,那我無話可說,但這件事,不是你們說了算的,這要跟林水根商議!林水根若是同意,我沒意見!”

陳淑紅篤定林水根是支持自己的,所以才會這么說。

王慶忠卻是胸有成竹:上次自己通過自己的秘書,搞定了林水根,這一次,他決定故技重演,再讓自己的秘書朱振博出面,就行了。

“呵呵,陳縣長,這可是你說的,那我就去問問林水根,到時候,你可別推三阻四的,顯得我們縣委縣政府不團結!”

“行,就這么定了!”陳淑紅心中暗笑:林水根若是支持你,我就不姓陳。

中午的時候,陳淑紅便給自己的老公梁錦松電話,讓他邀請林水根去家里小酌一杯;陳淑紅這次自己不出面,而是讓自己老公出面,就是不讓林水根覺得,自己是拿縣長的權勢壓人,而是嫂子跟小叔子之間的情誼。

林水根接到梁錦松的電話,說是去他家里小酌一杯,便知道肯定有事。

在林水根的印象里,梁錦松從來沒有邀請過自己,都是陳縣長邀請。這一次,梁錦松出面邀請,說明事情比較重大,不然,邀請自己干什么?

林水根很明白,陳縣長對自己好,都是出于政治上的原因,若是自己認為,陳縣長對自己有什么想法,那就大錯特錯了。

陳縣長看起來,對自己好像很曖昧,那也只是限于口頭上的玩笑。

自己若是想不到這一層,就是自己的智商有問題了。

‘陳縣長不出面,讓梁錦松邀請自己,到底是什么事情?’

林水根想來想去,把所有的事情都想了一遍,頓時明白過來:莫非自己要搞的這個新材料電池項目,牽扯到了市委市政府?引起了上面的紛爭?

不然的話,還真沒法解釋,陳縣長為什么這么重視。

既然這樣的話,那自己就不能自已一個人去陳縣長家里吃飯了,最好帶著蔡初夏,直接跟陳縣長說明白才是。

林水根想明白了這個關節,便給蔡初夏打了一個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