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鳥小說網 > 游戏竞技 > 系統:瘋了吧,你在漂亮國撿漏?無廣告彈窗 > 第1739節 志在必得

第1739節 志在必得

o本著低調原則,這次飛東京張景坐的是經濟艙。

需要先從東京入境,再轉飛鹿兒島市。

不比頭等艙寬大舒服,經濟艙本就略小一點,可惡的炸雞航空公司更是小氣,座位之小之窄,恨不能讓人站起來。

因為擠得太近,張景注意到鄰座的一個白皮膚七八歲小孩的臉和脖子有幾處皮膚很不正常。

一塊一塊的,像是...輻射污染?

這不可能,小孩才一點點大,嫩嫩的皮膚上面,傷口可怕。

注意到張景目光,孩子的爸爸用阿幕語向張景介紹道:“我兒子在茨城縣、那珂郡,江川北小讀書;

去年夏天因為玩水槍,相互噴射,導致多名學生身體發生潰爛,調查結果是學生使用的全是海水,海水里氙其它放射性物質超標爆表所致。”

“不是說可以喝嗎?”閑著沒事,張景打發時間問,“怎么會讓皮膚潰爛?”

“正治家的宣傳,全是謊言,炸雞人正在毀滅大海,”中年男人氣罵道,“這個民族應該下地獄。”

罵得很兇,但考慮到他兒子的情況,情有可原。

搞笑的是,張景和中年男人前前后后有很多炸雞人乘客,他們有的能聽懂阿幕語,卻裝作聽不懂,一本正經。

“對了,”中年白皮膚男人問張景,“你是哪國人?”

“D區人。”

“還是D區靠譜,”中年人贊美道,“你們是世界上為數不多,一直反對炸雞排放污水的guo家,我對你們有很多愛。”

一路說話不無聊,下飛機時,張景把一千米元遞到中年男人手里,“希望能幫到你一點忙。”

中年男人接受張景好意,收下一千米元。

落地辦理入境,接著轉機去鹿兒島市,因為是境內飛行的小型飛機,乘客只有八九十人,因此張景特意留意了一下飛機全身的金屬情況。

擔心有人拿八九十人給他陪葬。

如果有兩三百人,張景會放心一點,如果只有一點人,有必要小心一點。

沒有異常,但已經有了這種擔心,可能財神給的提示,生性警惕的張景在機艙門口,臨時轉身離開。

這把檢票的空乘給整不會了。

出機場,外面時間是晚上六點,張景就近在附近酒店住下。

同一時間。

為了400萬兩赤城黃金,準備捉拿張景的人,聽空乘說他沒有上飛機,頓感錯愕和詫異。

走漏消息了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會有些麻煩,雖然這是半官方性質行為,卻屬于灰色,見不得光。

張景不知道真的有人打算捉他,第六感讓他避開一劫,手機里購買火車臥鋪票,隔天乘坐火車前往鹿兒島。

普通速度的火車,一千一百多公里,預計六小時到地方。

像是特別的緣分,一個隔斷里的四個臥位,除了他自己,另外三個皆是美女,三個女人表面認識。

這種情況,張景敢指天發誓,如果不是刻意安排,他表演倒立扮演水龍頭。

還有,這應該是一種官方行為,普通人控制不可車票座位。

“帥哥,”其中一個打扮中性,形象帥氣的女人用炸雞語問張景,“你從哪來?”

張景坐在下鋪,看著對面女人,表示聽不懂。

接著女人又用阿幕語重述了一遍。

張景愛說實話道,“D區。”

“準備去哪?”

“鹿兒島。”

“去干嘛呢?”

“約會。”

“鹿兒島灣的石油泄露還沒有清理干凈,環境比較糟糕,為什么不去熊本縣約會呢?”

“因為女朋友在鹿兒島縣等我。”

“這可由不得你!”說話是女人突然起身發難,動作敏捷將張景按在床上,雙手背到身后,由一根塑料扎捆帶反綁,

張景無語了,這種程度,他輕輕一掙就會打開啊。

形象中性女人不知道張景可以掙脫束縛,馬上審問,“姓名、性別!”

“杰克.張,”張景認真回答,“性別男。”

“去鹿兒島縣干什么!”

“約會。”

中性女人不想聽到同樣的答案,右手握拳,朝著張景肚子來了一拳,兇狠狠問,“說!到鹿兒島縣干什么!”

“真的是約會,”有兩噸體質打底,張景很能扛,假裝痛苦,“我是夜店達人,就好這一口。”

杰克.張夜店達人名號確實很響亮,中性形象女人問到正題,“銀礦博物館,黑布下面,是不是城赤山寶藏?”

一個女人審問,另外兩個女人守著隔斷門口望風,不讓別人看。

知道敵人目的,張景不裝了,掙脫捆綁,順勢抓起床單,一把將眼前中性女人罩住。

接著以迅雷之勢將另外兩個女人使用捆扎帶反綁。

最后將中性形象女人雙手反綁,五秒制服三個人。

為了表達自己的誠意,張景語氣認真道,“我跟銀礦灣博物館只是合作關系,不知道黑布下面是什么,你們可以走了。”

見張景不似說謊,也沒有危險,中性形象女人背過身道,“幫我解開。”

張景照辦,將捆綁解開,三人沒有繼續搞事情,到靜岡縣下車。

六小時張景到鹿兒島縣,水原希子來為男朋友接火車,見面擁抱,隨后直奔附近酒店。

在酒店房間里,張景見到身段柔軟,嬌小可愛,今年27歲的姐姐濱田里美。

以及身高米,今年25歲的妹妹濱田美櫻。

最后是今年24歲的木希佐佐。

再次見面,五人直接開無遮大會。

這里特別解釋一下,不是張景荒亂無度,而是有人跟蹤,剛關上房門不久,就有人在門外停留。

如此,張景只能讓自己名聲更臭,否則還能如何?

為了宋代沉船,為了尋寶方便,名聲什么的,喂狗沒關系。

就在張景亂來同時,坐鎮東京的清水健知道張景進了酒店,跟女人滾在一起,表面看真的只是約會。

可酒店窗外面就是鹿兒島海灣,里面有一艘宋代沉船,這件事在小范圍還是秘密,不確定張景是否知道。

可惜的是,他的主要力量不在身邊。

之前有七人死在堪察加半島,最近又調過去十五個,還有一些力量在非洲、在烏蘭巴托,身邊人手不夠,所以派去兩個新人協助東京博物館的人,去對付、去跟蹤張景。

現在,一方面希望張景真的只是去約會。

一方面相信東京博物館的強大力量,可以阻止外國人胡作非為。

而張景自然不會讓清水清和東京博物館如愿,他對沉船志在必得!

「感謝‘火水金’5000縱橫幣打賞,加更一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