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鳥小說網 > 现代都市 > 重生后,我成了奸臣黑月光 > 第三十六章 大都督的主動(下)

第三十六章 大都督的主動(下)

  奶嬤嬤尷尬。

  孟芊芊道:“你家主子在哪兒,我抱她過去吧。”

  奶嬤嬤不著痕跡地請示藏在大樹上的錦衣衛指揮使。

  錦衣衛指揮使點頭。

  奶嬤嬤笑道:“有勞這位夫人,請隨我來。”

  二人去了小院。

  在路過一座小園時,被四處溜達的陸玲瓏看見了。

  “孟氏?她抱個孩子去哪兒?邊上的人是誰?偷偷摸摸的,不對勁!”

  陸玲瓏跟了上去。

  奶嬤嬤把人領到禪房便溜了。

  孟芊芊只得親自把寶姝抱進屋。

  她目不斜視地上前,抱著昏昏欲睡的寶姝在陸沅對面跽坐而下:“見過大都督。”

  陸沅屈著左腿,一只肌理緊實、線條分明的手臂,漫不經心地搭在膝上,如此不羈的動作,在他做來卻別有一番成熟男子的魅力與上位者的危險。

  他唇角勾起一抹玩味兒的笑:“還有膽子出現在本督面前,當真不怕本督殺了你?”

  孟芊芊能屈能伸:“小女子錯了。”

  陸沅:“……”

  陸沅冷冷地看著她。

  孟芊芊低聲道:“大都督要怎樣才肯饒恕小女子?”

  陸沅忽而再次笑了,意味深長地說道:“本督要你——”

  言及此處,他忽然伸出胳膊,扣住孟芊芊的后腦勺,往自己懷中一摟。

  孟芊芊指尖一動,一枚銀針刺了下去。

  與此同時,一道箭矢破窗而來,貼著他的手背飛馳而過,狠狠地釘進了墻壁之中!

  適才若是沒躲開,此力道足以將人穿顱而過。

  孟芊芊的神色微微一怔。

  陸沅并未徹底將她攬入懷中,而是與她保持了一點克制而又體面的距離,乍一看,好似她在他懷中,實則二人并未有任何觸碰。

  “郁子川,你死了嗎?”

  陸沅低呵。

  屋頂上,剛認認真真數完箭矢的青衣少年一躍而起,挽起大弓,自身側的箭筒抽出一支箭,朝著東南方向的一棵大樹凌厲射去。

  只聽得一聲悶哼,有人從大樹上栽了下來。

  郁子川施展輕功追了過去。

  與此同時,錦衣衛指揮使也來到了禪房。

  只見大都督一手托著寶姝,一手護著陸少夫人的頭,手背受了傷,鮮血直淌。

  而陸少夫人也是一只手護著寶姝,不同的是,她的另一只手將暗器刺進了大都督的胸口。

  錦衣衛指揮使皺緊眉頭,倏然拔出繡春刀:“原來你也是刺客,納命來!”

  說時遲那時快,一道矯健的小身影凌空掠來,一腳踢中他手腕,將他逼退數步。

  檀兒穩穩當當地擋在禪房門口,拍了拍手哼道:“敢動姐姐,額殺了逆!”

  錦衣衛指揮使看了眼微微發麻的手臂,眼底劃過一絲疑惑。

  這丫頭好大的力氣,難怪當日能傷了三個追殺大人的刺客。

  不過,他可不會因為這個而與她客氣。

  傷大都督者,殺無赦!

  錦衣衛指揮使一刀朝檀兒斬來。

  檀兒側身一避,他順手打出一掌,檀兒以拳相接,二人一觸即分,檀兒退的更多,雙腳在地上劃出兩道長長的溝壑。

  “逆有點本四嘛!再來!”

  陸玲瓏早就看傻了,也顧不上偷窺孟芊芊的秘密,想著保命要緊,哪知剛一轉身,便被人一記手刀劈暈。

  禪房內。

  陸沅冷笑著看向孟芊芊:“這一針,等許久了吧?”

  他松開孟芊芊的頭,兩指夾住銀針,冷冷地抽了出來,“沒刺死本督,是不是很失望?”

  孟芊芊沒有辯駁。

  第一次夜闖她屋子時,她的確想用銀針殺死他的,只不過她明白,自己不是對手。

  但這一次,她一開始并無殺意,是誤會了他要對自己做什么,等聽到箭矢的破空之響時,她的銀針已經刺進了他的胸膛。

  她用盡全力去收,銀針距離他心臟只差毫厘。

  “下次記得先說。”

  萬一沒收住,真死了。

  陸沅危險地瞇了瞇眼:“你還想有下次?”

  孟芊芊抱緊懷中陷入沉睡的寶姝,能屈能伸地說道:“大都督洪福齊天,萬壽無疆。”

  “哼!”

  陸沅不屑一哼,打量起手中的銀針。

  他上半身只罩了一件外袍,精壯緊實、沒有一絲贅肉的腰腹纏著白色的紗布,因適才大動,紗布不斷滲出血來,想必是傷口又撕裂了。

  孟芊芊的目光沒再往上,而是落在了他流著黑血的手背上:“箭上有毒。”

  陸沅漫不經心地嗯了一聲,仿佛對自己中毒渾不在意,依舊是盯著銀針道:“聽聞當年楚大元帥,便是被幾根銀針所殺。”

  孟芊芊道:“我去叫大夫。”

  她剛將寶姝輕輕地放在小蒲團上,身后的陸沅咚的一聲倒下了。

  她捏住陸沅冰涼如骨的手腕,看著他烏黑發紫的手背,眉心一蹙。

  他的死活確實與她無關。

  但,她不愛欠人人情。

  ……

  “逆放額下來!逆放額下來!”

  院子里,檀兒被五花大綁地吊在大樹下,如同一只晃悠晃悠的炸毛小蠶蛹。

  錦衣衛指揮使將繡春刀插回刀鞘,抹了抹眉弓上的血跡:“小丫頭真夠難纏的,老子的臉都腫了!”

  他快步進屋。

  陸沅平躺在干凈的地板上,身上的衣袍穿得整整齊齊,呼吸均勻,手背的血似乎被止住了,也用帕子包扎好了。

  孟芊芊坐在邊上,懷里抱著夢囈不已的寶姝。

  錦衣衛指揮使神色復雜地看了孟芊芊一眼。

  這時,暗藏在寺廟各處的錦衣衛前來復命了。

  一名錦衣衛道:“指揮使,殺了五個,跑了一個。”

  “沒跑。”

  郁子川將那個被點了穴的活口扔進院子。

  那名錦衣衛遲疑了一下,招手讓手下抬過來一個昏迷不醒的年輕女子:“在院子外發現的,請問指揮使如何處置?”

  錦衣衛指揮使看向孟芊芊。

  孟芊芊認出了陸玲瓏,平靜地說道:“陸家大小姐,不是我帶來的。”

  錦衣衛指揮使頓了頓,來到另一間禪房前,拱手行了一禮道:“方才來了幾個刺客,不知大師可安好?”

  少年天子回頭望向緊閉的房門。

  僧人不緊不慢地說道:“一切安好。”

  錦衣衛指揮使道:“驚擾大師了,小的告退!”

  檀兒對著他兇巴巴地叫道:“喂!耍刀滴!逆放額下來!”

  錦衣衛指揮使回到陸沅的禪房,對孟芊芊正色道道:“勞煩陸夫人與陸小姐,隨本官去一趟都督府,接受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