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鳥小說網 > 武侠仙侠 > 重生:老婆關了我的呼吸機 > 第484章 讓我們下面很被動

第484章 讓我們下面很被動

i既然夏主任來了,程驍左邊的位子又要換人。

最初是陳建坐在他的左邊,葉俊杰一來,就讓給葉俊杰;鄧秘書來了,又讓給鄧秘書。

現在夏主任來了,這個位置就讓給夏主任。

至于程驍的右邊,當然是秦葭。

就好像他愛車的副駕,也必須由秦葭來坐。

程驍和秦葭端起酒杯,和夏主任碰了一下,又把剛才的祝酒詞重復一遍,然后各自一飲而盡。

夏主任向程驍說道:“剛才接到省府丁主任的電話,說陳建同志是程總的大學同窗。”

他說的省府丁主任,就是丁海洋,因為丁海洋也掛著省府辦公廳的副主任。

程驍則笑道:“我這位老同學,今后還請夏主任照顧照顧!”

他不是官場中人,說話就沒有那么多的忌諱,有什么要求直接提,不需要打機鋒。

夏主任笑道:“慚愧、慚愧,我們不僅沒有照顧,還讓陳建同志受委屈了!”

陳建也學會說話了:“沒事!我就當是組織對我的考驗!”

夏主任又看向葉俊杰:“葉區長,你是通川區的父母官,找機會你給陳建同志加加擔子吧!”

葉俊杰笑道:“正有此意!”

夏主任又說:“通川區電信局,各種制度得不到貫徹,基層領導作風粗暴。穆書記已經讓紀委跟進了,我們越俎代庖,葉區長不會有意見吧?”

區里的腐敗,市里親自抓,直接越過區一級的紀委,的確不合規范。

但是,葉俊杰自己還是個代區長,就算是正式的區長或書記,也不能反對上級的決定。

“我怎么可能有意見?我應該感謝市里的關注!”

聽說紀委跟進,想必董強沒有好果子吃,陳建興奮得滿面通紅。

夏主任喝了幾杯,就起身告辭。

鄧秘書和葉俊杰都站起來送。

夏主任卻說:“程總,借一步說話!”

程驍站起來:“那就由我來送送夏主任!”

二人從陳家出來,來到小區的大院里。

夏主任指著程驍的車:“程總,到你車上聊聊!”

此時,宋月霞正在車里聽音樂,程驍向她招了招手,宋月霞立即從車里出來,讓程驍和夏主任坐進去。

“程總,今后如果在這里有什么事,可以直接給我打電話!”

夏主任說著,拿出一張名片,遞給程驍。

程驍心道:“我給你打電話,你認識我是誰?”

雖然他是華國首富,但是如果沒有強大的后援,那也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前世,他看過一個視頻,萬達的王老板支援某個貧困縣,本來是給援建幾個大型養豬場,總投資大約幾千萬。

但是,那個縣的一把手開口就讓他投資4個億,而且還不能過問這四個億的用途。

也就是說,這四個億就等于打水漂了。

王老板無奈之下,帶人離開這個縣,先前投資了上千萬,就當沒有這回事。

程驍覺得,他的后臺不一定就比王老板更硬。

這時,夏主任又說:“你給上面的領導打招呼,讓我們下面就很被動!”

程驍知道,是丁海洋的電話讓他們很被動。但問題是,并不是他給丁海洋打的電話,而是葉俊杰給打的。

現在,他還不能如實說,否則就是把葉俊杰給賣了。

于是,他一臉歉意:“是小弟思慮不周,給夏主任添麻煩了!今后如果有事,我就直接麻煩夏主任了!”

說著,他將名片揣進兜里:“夏主任怎么知道是我給上面打招呼的?”

夏主任又說:“我們本來不知道,有人說在小區里看到程總的‘奔馳’,才知道陳建是程總的朋友!”

程驍終于明白了。

陳建被放出來之后,本地的領導還不放心,早就讓人盯著這里。一旦有陌生人進入陳家,立即上報。來這里盯梢的人,恰好就看到了程驍的車。

程驍這輛“奔馳”開了好幾年,有心人只要想查,就一定能查到他。

可以說,今天晚上的三撥客人,都是看到他的車牌才來的。

夏主任又寒暄幾句,這才告辭。

程驍看到,夏主任坐的車是市里的0001車。

他心中好笑:“剛才我們來的時候,小區里的住戶都出來看稀奇,對著我的車議論紛紛。0001號車一進來,大家連圍觀都不敢,直接躲進家里去了!古代地方大員出行,都要打著‘回避牌’,扈從、護衛、儀仗隊幾十號人。如今,這一輛車就達到了幾十個人的效果!”

想必這些鄰居們都躲在家里,透過窗戶往下看呢。

如果他們看到市委一把手的大秘跟陳家的客人相談甚歡,再廣為散播,這倒是好事。

陳建從此就出名了。

送走夏主任,程驍看到宋月霞正站在不遠處,十分警惕。

他笑道:“宋姐,你快去車里暖和暖和,外面太冷了!”

宋月霞說道:“我不冷!剛才,有好幾撥人在院里閑逛,似乎都對我們這輛車感興趣!”

程驍說道:“那些人應該都是各級部門派來的,你不要擔心,他們不僅沒有惡意,還生怕我們出事。最起碼,他們不希望我們在這個地皮上出事。哪怕我們擦破點油皮,他們都沒有能力承擔這個后果!”

宋月霞也是個明白人:“那就好!程總,你忙你的,我在車里等著!”

程驍這才上樓,回到陳建的家。

葉俊杰和鄧秘書還沒走呢。

不過,夏主任一走,他們也要離開。

大家又喝了幾杯,葉俊杰和鄧秘書都說時間不早,回去還有別的事。

程驍也不想喝了。

送走鄧秘書、葉俊杰,他又安排姚舜兩口子、任家龍兩口子在這邊住下。

“老大,你給我們開房間,怎么沒有你的房間?”姚舜問道。

程驍擺了擺手:“我今晚還要回總部,每年的元旦,我都要統計‘好網’的數據!”

“那我們也回去!”

“你們都喝過酒了,去哪里?就在這里住下,明天再走!你們正好四個人,湊一塊打‘摜蛋’!”

程驍拿出老大的威嚴,姚舜只能服從。

“你不也喝過了嗎?你比我們喝得還多呢!”

“我有司機!”

程驍也不跟他們啰嗦,直接讓宋月霞開車過來,送他和秦葭回金陵。

到達金陵,已經是下半夜,也就是2007年元月1日零時。

看到程驍和秦葭回來,張乃文立即把今年的‘好網’數據發到他的電腦里。

截至2006年12月31日59時59分59秒,“好網”的注冊用戶達到3億1192萬;“好網”的服務商也達到1083萬家;真實在線交易超過37000萬單;交易總金額達到293億元;日活用戶達到1004萬……

程驍把這些數據都以電子郵件的形式發到李擇海等人的郵箱,對方都是“好網”的大股東,看到這些數據,肯定會對“好網”的未來更有信心。

然后,他和秦葭要回家休息。

從早晨出門,一直到現在還沒有回家,兩個孩子現在肯定已經睡了。

但是,他們在睡前還不知道怎么念叨呢!

二人剛剛走出公司,卻看到張乃文還在辦公室里。

程驍立即推門進去:“老張,怎么還不回去休息?”

張乃文苦笑道:“我回去干什么呢,家里空空蕩蕩,還不如在公司里熱鬧呢!”

程驍問道:“你早就買好房子,為什么不把田田姐接過來?孩子都上學了吧?接到金陵來,她負責帶孩子,你掙錢養家,豈不是更好!”

以張乃文現在的級別,光是持有的股份,就價值過千萬,另外,程驍還開他30萬的年薪。

在這個年代,年薪30萬可不是個小數目。

張乃文苦笑著說道:“本來說好,要把家搬到這邊來!可是,今年中秋節我回家,全家人一起吃飯,我的手機收到一個女員工的短信,田田看到就吃醋了。說給我選擇的權利。從那以后就再也不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