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鳥小說網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嫁糙漢,禁欲老公夜夜寵 > 第338章 這小子,竟然綁了廠長!

第338章 這小子,竟然綁了廠長!

元寶現在煙草廠的新廠長是誰,你認識嗎?”

白微話才一出,柯元寶就已經懂了她的意思。

當初白微就是通過柯元寶的關系,跟荀立峰聯系上的,她現在急著將煙草葉子處理掉,肯定是要找煙草廠的新廠長。

“白微姐,沈君毅那個家伙就是個鐵面閻王,誰的面子都不會賣的!他新官上任三把火,不止將我叔踢出了局,現在整個煙草廠上上下下搞得生不如死的,你要是找他,沒戲的沒戲!”

柯元寶不停地擺著手,似乎那個沈君毅讓他很是忌憚。

白微這時候也沒有退路,貨都已經送來了,拼也要拼一把。

“元寶,這些你不用管,你幫我想一想,有沒有辦法能讓我跟新廠長談一談。”

柯元寶看著白微的模樣也有幾分焦急,他微微一思索,決定還是再幫白微一次。

“白微姐,要不是朱萬軍使壞,你出的主意都是能行得通的!我再幫你一次!”

聽著柯元寶這么說,白微也終于松了一口氣。

原本白微想著能跟著柯元寶一起去煙草廠見沈君毅,但是柯元寶卻讓白微在招待所里等著。

這一等,就等到了天黑。

白微在柯元寶的安排下,帶著小夢住進了招待所,開了一間房。

但是徐三多還有辛南幾人,都主動決定留在車上,一方面可以省錢,另一方面還能守貨。白微實在勸不動,也只能由著他們去。

一直到了夜里快十點了,白微還坐在屋里等著,小夢倒坐不住了。

“師父,那個柯元寶可靠嗎?他不是說對方是新廠長,還是個鐵面閻王,他能把人家找來嗎?”

砰砰砰!

突然一道急促的敲門聲傳來,白微一開門,就看見柯元寶站在門口,滿頭大汗,氣喘吁吁的模樣,像是干了一場架似的。

“白微姐,人我給你請來了!”

柯元寶拉著白微的手,轉身就往外跑,小夢也趕緊追了上去。

三人一前一后,跑到了招待所四樓最盡頭的一間房,屋外還站著幾個糾察隊的小兵,以往跟著柯元寶個個都趾高氣揚的,今天卻全都搓著手,眉頭緊皺,面色緊繃。

“人就在這里面!”

柯元寶將門一拉開,白微往里一看,瞬間都懵住了。

這里的房間不像是住宿的,反而像是個審訊室,就連墻上都貼著標語。

“這地方我們以前抓了人,就是在這審問的,你有什么想問的,就問他!反正他也不知道咱們是誰!”

柯元寶在白微的耳邊小聲地嘀咕道。

白微一臉的無奈,面前的男人穿著藍色工服,坐在板凳上,手被反綁著,腦袋上還罩了一個麻袋,確實看不到周遭的情況。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男人的聲音悶悶地從麻袋里傳了出來,明顯是嘴里被塞了東西。

雖然聲音含糊不清,但是白微也能明白他在說什么。

“你們是誰!竟敢綁我!!”

一旁的糾察隊小兵個個面色難看,但也都不敢說出一個字。

他們竟然把煙草廠走馬上任的新廠長給綁了!這事做得太逆天了!可是柯哥有令,他們也不敢不從。

白微無奈地一撫額,她一把拉著柯元寶從屋里走了出來,將門一關,壓著聲音問道。

“元寶!你怎么把他給綁來了!”

這種行為,和土匪頭子有什么區別?

“我把他綁來,讓他跟你交代情況呀!白微姐,你也不用擔心,他蒙著腦袋呢,不知道咱們是誰!正好,我也給我叔,出一口惡氣!”

柯元寶一點也不后悔,想著還在醫院里躺著荀立峰,他的心里就有氣。

要不是這個沈君毅,他叔怎么會被攆下臺的!

“你啊……唉!”

白微只覺得頭疼,她是真沒有想到,柯元寶竟然會這么大膽。

她確實是想要見沈君毅,但不是這種見法。

“白微姐,你不用怕,真出了事有我扛著!大不了,我就說他違法亂紀,咱們糾察隊拉他回來調查一下,怎么了?”

柯元寶還真是出生牛犢不怕虎,是鐵了心地要跟沈君毅對著干。

白微嘆了一口氣,她之前的失誤,已經讓荀立峰吃了虧,不能讓柯元寶也被連累了。

“元寶,你讓你的人出來,我進去跟他談。”

一聽到白微要單獨見沈君毅,柯元寶立馬瞪大了眼睛,剛要反駁,白微就擺擺手。

“你聽我的,人是我讓你請來的,我來善后。”

眼見白微這般堅持,柯元寶只好開門,將里面的兄弟都叫了出來,他在白微耳邊低聲交待了一句。

“白微姐,我就在外面守著,有什么事,你馬上叫我!”

白微點點頭,深吸一口氣后,她叫上了小夢,兩人一起進了屋。

屋里的燈光都比她們住的房間要昏暗一些,小夢緊張地咽了咽口水,壓根就不敢說話。

只是沈君毅的耳朵倒是靈,立馬大吼一聲。

“嗚嗚!”

他話喊不清楚,但是嗓門大,真把小夢嚇了一個激靈。

小夢只能看向白微,白微卻擺手示意她不要怕,她慢慢走到沈君毅的身前,將他頭上的麻袋取了下來。

在麻袋取下來的一瞬間,小夢站在白微的身后,她看清了面前的男人。

高挺的鼻梁,戴著一個圓框眼鏡,單鳳眼,薄嘴唇,渾身帶著一股書生的文儒氣息,坐在這暗室里,卻帶著一股子優雅而又高貴的氣息。

那陰郁之中又帶著幾分典雅的味道,瞬間就讓小夢看直了眼。

她在部隊待了這么久,從未見過這樣的男人。

沈君毅緊擰著眉,冷冷看著面前的女人,他的眼里壓根沒有小夢的存在,而是面前這個有些白白胖胖,甜美而又沒有任何危險氣息,就似春日里的桃花,灼灼卻又明艷。

白微抱歉的一點頭,將沈君毅嘴里的東西取了出來。

竟然……是一只黑色的臭襪子!

“沈廠長,實在是抱歉。”

白微抱歉的一點頭,將臭襪子一扔,轉身走到沈君毅的身后,將他手上的繩子給取下來。

“你們好大的膽子,竟然敢綁人!”

沈君毅站起身來,怒指白微,他這一站,身高足足有一米八七,他這才發現,白微實在嬌小玲瓏,在他面前就像個小西瓜一樣。

“沈廠長,您先……漱漱口。”

面對沈君毅的怒氣,白微只是默默地遞上了一杯茶水。